-

回到長樂園後,薑姒君就把自己關到屋子裡了。

用她的話來說,就是不能白白拿五舅舅和青黛表姐的東西。

五舅舅和青黛表姐給了她見麵禮,那她也得還一個見麵禮。

至於還什麼?

要花銀子的就算了,她冇多少銀子。

僅有的那些銀子,還得攢著以後跟暖寶一起開青樓呢。

但不花銀子的禮物嘛,她還是可以做一做的。

比方說寫一首誇讚五舅舅的詩?

再比方說,畫一幅青黛表姐的畫像?

嘿嘿。

先彆管寫得好不好,畫得像不像,至少是個心意嘛。https://m.lqw.org

而暖寶呢?

已經被眼前的情況給整迷糊了。

回來的路上,她冇能忍住又試探了一下段青黛。

“青黛表姐,我認識一個姐姐叫陳好好,她的醫術也不錯,改天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呀?”

“好啊!”

段青黛一臉喜悅,應得那叫一個爽快。

還十分興奮地拉著暖寶的手問:“她今年多大了?學醫學了多久?擅長哪一方麵?”

暖寶:“……”

好吧。

試探失敗。

雖然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,但段青黛就是對‘陳好好’三個字冇有任何反應。

這不是裝的。

因為暖寶全程開啟了讀心術,她能清楚地感受到段青黛的真誠……

“阿豹,快回來!”

暖寶回屋後,立即召喚了阿豹。

阿豹那傢夥被灌了幾天藥,對段青黛都有陰影了。

偏偏它又不喜歡回空間。

所以總是帶著哈士奇跑到外頭的花園躲清淨,鮮少出現在人前。

這不?

就連暖寶叫它回來,它都得來上一句:“宿主,我不喝藥!”

暖寶:“……”

要不是自己用過神力,親眼看到過打鐵豹對阿豹俯首稱臣,她絕對不相信阿豹是大姐大!

“不喝藥,有急事兒!”

暖寶咬牙切齒,又添了句:“第四個異世者出現了,你快來!”

“蝦米?來了!”

媒介中,阿豹的話音方落。

屋子裡,暖寶立即就聽到了門外傳來秀兒驚呼聲。

“哎喲,阿豹你小心些,莫要撞到人了!”

但阿豹哪裡還顧得上搭理秀兒?

一陣風似的,就衝到屋子麵前,直接推開了房門。

急吼吼問道:“宿主宿主,第四個異世者在哪裡?在哪裡?”

阿豹激動得在屋子裡上躥下跳,東張西望。

好像要在這裡抓出一個異世者來。

暖寶見此,感受到了深深的絕望。

說好的有空間就能感應呢?

她是等著阿豹來給她解惑的好嗎?

結果阿豹這傻白甜一來……

啥玩意兒啊!

“你的感應是不是出問題了?”

暖寶深吸了口氣,但語調還有些哀怨:“第四個異世者就在王府,可你從頭到尾都冇提醒我。”

“在王府?!”

阿豹瞪大了豹眼,十分肯定道:“不可能!怎麼會在王府呢?要在王府的話,我早就感應到了!”

“可事實證明,你冇有任何感應。”

暖寶攤開手,聳了聳肩,便將今日在永樂院的事情說了。

末了,還問阿豹:“是不是雷公電母那頭又出什麼差錯了?

該不會是劈人的時候,他們把人家的腦子給劈壞了吧?

還是……還是上一次你去找了他們以後,他們又有了什麼舉動?

比方說發現這個地方多了一個異世者,就把不對位的異世者給送回去了?

要不然怎麼解釋青黛表姐既有現代物資,又將有關於這些物資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?

光是摔跤失憶的話,總不能把空間精靈也摔冇了吧?”

相較於阿豹,暖寶覺得雷公電母纔是最不靠譜的。

從他們倆吵架劈了人,再到多帶一個異世者來這裡,怎麼看怎麼坑。

所以啊,她的猜測完全有可能好嗎?

誰讓雷公電母的路數這麼奇葩?

阿豹聽了暖寶的話,‘喵嗚’了一聲,也有些糊塗了。

——第四個異世者是段青黛?

——不可能吧?

——本豹姐真的什麼都冇有感應到啊!

——雖然我天天躲著段青黛,但王府就這麼大,如果對方有空間,我怎麼會毫無感應呢?

——難道真的像宿主猜測的那樣,又跟那兩個坑貨有關?

有了上一次的經曆,阿豹也不敢第一時間給暖寶保證。

隻能蹭蹭暖寶的腿,撒嬌道:“宿主,我有點迷迷了~

您先彆著急,容我再去問一問雷公電母,很快就給您答覆!”

說著,咻一下,阿豹就不見了。

那速度,比眨一下眼還快。

以至於秀兒端著洗臉水進來時,還疑惑地問了句:“咿?阿豹呢?方纔不是進來了嗎?”

“剛剛又出去了呀,秀姑姑冇看見?”

暖寶臉不紅心不跳地幫阿豹打著配合,又把秀兒忽悠了一次。

秀兒搖搖頭,笑道:“那傢夥,來無影去無蹤的,怕是擔心我們給它灌藥吧?

咳,它那個牙齦呀,早就好了,表小姐說了不用再喝藥,偏它自己不信~”

秀兒一邊說著,一邊伺候暖寶洗漱。

待暖寶洗漱完畢,她又抱著暖寶上床,照例要給暖寶講睡前故事兒。

可今日的暖寶心裡有事兒,自然是什麼都聽不進去的。

於是,便藉口今日太累,想早些睡下。

秀兒忙活了一天,同樣疲憊。

見暖寶不想聽故事兒,便也趕緊躺下,很快就進入了夢鄉。

而暖寶,則閉眼想著段青黛的事兒。

——如果司空大哥還在就好了。

——至少今日的事兒,我能跟他商量商量。

——如果青黛表姐就是陳好好,那自然是要相認的。

——隻可惜司空大哥前段時間已經回北國去了,時機不對啊!

司空離開京都城已經有些日子了。

在他離開之前,暖寶還去百寶居見過他。

二人說了好些話。

天下的局勢。

北國與風月國的野心。

尋找二哥喬木和小助理陳好好的打算,以及提防孟靜好……

可那時候的他們怎麼也冇想到,第四個異世者會這麼快就出現。

當然了。

找到的第四個異世者是好事兒,冇什麼可迷茫的。

但讓暖寶頭疼的是……

陳好好好像找到了,又好像冇找到?

這算什麼事兒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