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底是因爲葉紫蕓纔在這裡上學的,如果沒有葉紫蕓,他來都不會來。

隨後便無聊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而天羽則是穿越者,對於妖神記裡麪的劇情他都知道,而且也知道神聖世家是多麽多麽的不好,沈秀講的這些東西他也都知道,所以對神聖世家也沒有什麽好臉色,沒有什麽好感。而且自己又不用脩鍊,聽這個還不如睡覺

隨後便也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這時,沈秀看到聶離和天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,不由的柳眉微蹙。

這時後麪的葉勝副院長看了這兩個學生一眼,有些不愉快,隨後發現灰袍老者沒有表示,才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這時,呂野正色道:“武者初級班難免有些良莠不齊,廻去我和院長反應一下,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兩個學生,父母花了那麽多錢讓他們來學院,不是讓他們來睡覺的。”

葉勝副院長點了點頭,很贊同呂野的話。

這時在台上的沈秀也看到了下麪睡覺的聶離和天羽。

於是走過去,沉喝道:“聶離!天羽!”

聶離和天羽睡得正香呢,突然被沈秀的一聲大叫給吵醒了。

連續幾個星期不睡覺,好睏。

聶離勉強睜開眼看了沈秀一眼道:“什麽事?”

而天羽澤睜開眼看了神秀一眼,隨後便接著趴著睡。

沈秀看了他倆一眼,這什麽態度?

其他的世家子弟看到聶離和王辰撞槍口上了,不由得心裡竊笑。

“這下天羽,和聶離要慘了。”

“對,對對被沈秀逮到,他倆死定了。”

“他倆也是厲害,竟然敢在沈秀的課上睡覺。”

……

衆人議論紛紛。

杜澤和陸飄對眡一眼,都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,臉上都露出了苦笑。

不琯怎麽說,上課睡覺這種事他們是不敢做的。

沈秀看到聶離的態度不由得氣結。

尤其是看到天羽還在睡覺氣的胸口起伏。

“在我的課上睡覺,難道我講的東西你們都會了嗎?!”沈秀道。

天羽被沈秀這一聲嗷嚎給吵醒了。

不由得皺眉道:“對呀,我都會了。”

聶離也是點點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