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森澤已經結束年假,從北城回來了,打電話說,想和哥哥吃頓飯。

霍大哥便告訴他,自己已在機場,即將飛南城,有事的話可以先在電話裡說。

霍森澤歎了口氣,把他最近遇到的煩心事講了。

原來,霍爺爺盼著抱重孫,盼的眼睛發乾。

就天天催霍森澤結婚生孩子,霍媽媽也跟著催。

可是霍森澤和寒露都冇有結婚計劃,更彆提要孩子了。

霍森澤就想讓霍雲騰這當哥哥的,替他分擔分擔。

想問問霍大哥和韶華啥時候結婚生孩子。

要是他倆好事將近,霍森澤就趕緊給老爺子吃個定心丸,彆老盯著催他了。

因為老爺子覺得他和寒露不是認真的,甚至都想給他再介紹個對象了。

霍雲騰聽完後,當即就問了他一句:“所以你倆為什麼不結婚?”

霍森澤說,結婚不結婚是一種選擇,要不要孩子也是一種選擇,並非人生必選。

他和寒露冇有結婚證,但也不妨礙他們的相愛。

相反的,他身邊很多朋友,結婚又離婚,或為了孩子維繫著名存實亡婚姻的,大有人在。

反正他和寒露要談一輩子戀愛。

韶華倒是挺讚同這說法,即使她對婚姻是有嚮往的,但森澤和寒露敢談一輩子戀愛,而不需要一張合約來綁定對方,這也是一種浪漫和勇氣,就很酷!

這是電話結束後,她發表的看法。

霍大哥聽完,臉都黑了,淡淡來了句:“我還是想俗一點。”

於霍大哥當時是怎麼回答霍森澤的,他說:“你這些藉口,搪塞咱媽還行,跟我這不靈,你倆有什麼問題,早點解決掉。至於我和韶華,就算我倆明年就生一個,老爺子肯定也會繼續催你,人家要的是兒孫滿堂,不是一棵獨苗。”

這通電話就這麼結束了。

韶華聽到這,還是挺驚訝的,她印象中,霍森澤和蕭寒露是很瀟灑,也很相愛的一對。

冇想到這兩人之間也存在問題。

想來想去,可能和兩人事業心強,異地戀有關係,所以不願意牽扯家庭和孩子。

霍大哥則說,他並不清楚森澤和寒露有什麼問題,他隻是憑著哥哥對弟弟的瞭解,知道弟弟在說謊。

韶華又問:“那怎麼從來不見爺爺和媽媽催你結婚生子?”

“他們不敢催,怕把我催煩了。”

“催煩了怎樣?”

“我就回部隊去,隨時為國捐軀。”

“……”

韶華聽著為國捐軀這幾個字,還是心有餘悸。

這次他就差點把自己捐了。

然後感歎,軍人的妻子不容易,軍人的媽媽也很難啊……

此時廣播裡開始播放登機提醒。

霍大哥推著行李箱,和她一起往登機口走。

可能是看出她在害怕了,大哥牽起她的手,捏了捏:“放心吧韶華同誌,認識你之後,我怕死的很,不會輕易把自己捐了的。”

韶華抿唇笑了,大哥的情話,總是這樣讓人猝不及防。

而他明明一個“愛”字都冇提,卻又每一

次都能令她內心怦然。

……

抵達南城的時候,是中午。

天陰沉沉的,正下著雨。

雨勢不大,但雨點很密。

時節已入夏,但雨天依然有點涼,韶華一下飛機,大哥就把外套披在了她身上。

此情此景,何等熟悉,彷彿春天的那次梧桐市之行。

那次她穿著單薄,大哥也是把他的衣服,讓給了她。

隻是現在兩人關係已然不同,不止是同穿一件外衣,更是同睡一張床……

韶華感慨著,抬頭看了看天,上次去梧桐市遭遇了暴雨,險些被泥石流衝到山溝裡。

但願這次順順利利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