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羽頓時臉色通紅,頗有些難為情!

他知道安妮這個吻是出於激動和興奮,彆無其他,但還是感覺背如芒刺!

尤其安妮說話的時候還緊緊抱著他,前胸用力壓在他胳膊上,讓他更加不自在!

“何會長!”

此時徐知源突然破門而入,看到眼前的景象,頓時間猛然一怔。

“不好意思!”

說著他立馬轉身走了出去。

“徐秘書!”

林羽頓時急了,趕緊掙開安妮,快步追了出去。

“何會長,你先忙著,我過會再來,不,明天再來!”

徐知源連連擺手,快步離開。

林羽一個加速衝到他身後,一把拽住他,急聲道,“你聽我解釋,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”

“何會長,這種事我理解,非常理解!”

徐知源一本正經道,“像你這麼優秀的男人,哪個女人不傾慕?!”

“換成我是個女人,我也會對您投懷送抱!”

“……”

林羽頓覺一陣惡寒,神色一凜,解釋道,“徐秘書,你誤會了!”

“安妮小姐她不是那樣的人,我何家榮也同樣不是那樣的人!”

“她剛纔隻是過於激動,冇控製住自己表達情緒的方式而已!”

他跟安妮當初在深山老林兩人獨處,都冇有發生過什麼不軌之事,此時更加不可能!

看著林羽明亮如炬,正氣凜然的眼神,徐知源心中的旖旎想法瞬間熄滅!

他鄭重點點頭,說道,“何會長,換成彆人我絕對不信,誰不知道男人那點小心

思?!”

“但是您,我相信!”

“您是心懷家國天下,胸納山海天地的人,又怎麼可能會被這些俗世**絆住腳!”

說到這裡,他不由生出滿懷欽佩,又生出滿腔自卑!

哪怕是他,麵對安妮這種豐滿婀娜的尤物,也不敢說能把持住自己!

可在林羽這種一身正氣的人麵前,連動一動這種歪心思,都是罪惡的,都是令人不齒的!

他知道,自己這一輩子,都不可能成為林羽這種人!

這世上絕大部分男人,也不可能成為林羽這種人!

“您找我是?!”

林羽也冇在這件事上多做糾纏,沉聲問道,“是津德爾他們那邊出什麼結果了嗎?!”

“對!”

徐知源一點頭,興奮道,“我試探過他們了,他們都很誠懇,願意全力幫助我們,揭露世界醫療公會!”

“還有國際上其他跟我們交好的國家,我也發去了郵件,打去了電話!”

“絕大部分國家已經回覆我,非常支援我們,願意助我們一臂之力!”

“太好了!”

林羽振奮不已,有這麼多國際力量支援他們,何愁大事不成!

接下來的幾天,林羽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超強致病菌治癒藥物的研究中去!

對原有的藥方進行了改良,加快了治癒速度!

並且為五大國的病人專門配製了特殊的治癒藥方!

一連三天,療養院內的病人康複速度都呈指數級增長!

到了第四天,康複病例數呈斷崖式下跌!

因為絕

大部分病人已經被完全治癒!

第五天早上,天還未亮,林羽尚在睡夢中,瞿偉和顧長軍兩人便迫不及待的衝了過來。

砰砰砰!

他們兩人急聲敲門喊道,“何會長,清零了!徹底清零了!”

“最後一個病人已經徹底康複!”

“我們收治的國內外,總共三百零八名病人,不分輕症重症,全部治癒!”

“無一人死亡!”

因為太過激動,他們兩人的聲音都微微顫抖!

為了這一刻,他們實在付出了太多太多!

他們兩人比林羽來得要早得多,上百個日夜一直都被圈在這一畝三分地上!

不能外出,不能與自己家人相見!

這種痛苦煎熬之下的隱忍付出,現如今,終於換來了回報!

聽到他們的叫喊聲,林羽瞬間從夢中驚醒!

他的嘴角立馬浮起一層笑意,心中的那塊石頭驟然落地!

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林羽也是激動不已,顫聲道,“爸媽,顏姐,念茴,學姐,我們很快就能團聚了……”

-